切糕丈母娘

“你拍啥?”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旅途中看到很多帮别人拍照的人,眼神很专注,眼角洋溢着温柔。我想小哥哥应当是会对这些人感兴趣的一个温柔的人吧。文笔自知是不怎么样的,能当个饭后小甜点就最好啦❤️

*

1、

黄其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是因为山顶的风有些大吹乱了他的头发,也不是因为照片里的人露出了一只眼睛满带笑意。

他那小小镜框中央的那个人也举着相机,正面朝着他,嘴角浸着笑意,而他前方只有他。

他把相机放下,兜在脖子上。站在台阶上的人迫使他昂着脑袋,瞪着的眼睛都没了威严。

“你拍啥?”

那头的人听了放下相机,一双眼睛像带着水珠的黑李子一样,好似还泛着香味。黑李子指了指自己,歪了下脑袋。

“对就你,拍啥?”

黑李子听罢露出个有些尴尬的笑容,挠乱了本就被风吹乱了的头发,中气十足地冲他隔空喊话:

“就拍你,做你的事吧。”

声音挺沙哑,像个带皮的香梨。

黄其淋哐哐哐地跑上台阶和黑李子面对面,忍了半天把竖起来的中指给压了下去,专业修养让他还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黑李子,把手搁在相机上。

“不是,哥们儿你不拍美女拍我干嘛?”

2、

黑李子指天指地,嘴角扬着股没有恶意的笑容。

“这个地方风光那么好,你拍我干嘛?”

妈的大意了。

黄其淋和黑李子大眼对小眼,半晌不说话。

黄其淋咳嗽一声把名片递给黑李子,“我不做商用,就自己拍着好玩,要是有事你可以联系我。“

黑李子像交换一样在背包里翻箱倒柜,结果只找到张学生卡。他苦着脸递给黄其淋,要他记下上边的电话和名字,“你记一下吧,我的名片纸扔酒店里了——我也不做商用,顶多自己做一本相册自己收着……真的就我自己的。”

敖子逸。

黄其淋挑起一边眉毛,“姓挺奇怪啊?”

“对,龙王那个姓。”敖子逸笑容灿烂,咧开嘴的时候露出八颗牙齿,包括两颗刷的白亮亮的大门牙。

3、

“你也喜欢拍别人拍照?”

“对,我觉得挺有意义,那些人的表情很有趣。”

“那你知道你的表情吗?”敖子逸面前放了杯茶,水汽氤氲着飘上他的眼睫毛,编织出一副烟雾朦胧的景象。

“?”

“特别专注,眼睛亮晶晶的,像小星星一样。”

敖子逸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白色的衣服衬的他气质很干净。黄其淋把相机搁在腿上,看他笑意盎然,扣着相机开关半晌。

想拍。

真他妈想拍。

黄其淋牙痒痒。

敖子逸手撑着下巴,抿了口茶。

“有时间吗?”

“哈?”

“我问啊,你有时间吗?”

“还好……?我是职业摄影师,最近没有接单……”

“那一起吧?”

黄其淋眨巴两下眼睛,“一起干嘛?”

“旅游啊?”敖子逸道,“难得有人跟我爱好一样,一块儿走呗?”

“不是,我们今天才见面,就一块儿走?”

“有什么问题吗?”敖子逸歪了歪脑袋,眉毛皱巴巴挤在一块儿,像在想一个很难理解的问题,“有人做个伴不好吗?”

“成。”黄其淋脑袋里还没想明白,嘴头上已经答应了,“我收拾收拾明天去森林?”

“我都可以。”敖子逸听罢笑弯了眼,嘴咧开的样子像个小孩,“等啥时候闹矛盾了再拆伙吧,以后就只用定个双人间了。”

呸呸呸。

黄其淋苦着脸。

你个该死的颜控。

4、

“黄其淋跟我过来快点……轻点!”

敖子逸猫着腰钻在树叉的阴影底下,像只偷了腥的猫一样眨巴着眼睛。黄其淋缩了缩脖子,同他一并蹑手蹑脚地跑到树下。

“我等下把你扛起来,你从上往下拍那溜树干影子上的松鼠,别吓着人家了!”

“……”

“快行动啊?”

“……不是,有必要吗?”

“多可爱啊?”敖子逸微微弓下身子,朝黄其淋勾勾手,“上来快点他要跑了!”

“我们是过来拍人像片的大哥。”

“啊……走了。”敖子逸回过头朝黄其淋摇了摇脑袋,“黄其淋我现在有点怀疑你的专业素养。”

“……”黄其淋一时语塞,“大哥你来来回回几次了我上树爬山今天都干了四五次了,咱放下相机专心看会儿景吧啊?”

敖子逸撇了撇嘴,抓着黄其淋的手往前走。

“大哥你干嘛呢?”黄其淋挣脱几次没脱开,喊住敖子逸。

“走路啊?”敖子逸挑起一边眉毛表示不解。

“……”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5、

敖子逸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

算是年少成名,靠拍些不同角度的照片混口饭吃,现在也没多少钱,钱都拿去旅游了。

黄其淋在吃饭的时候提及过,敖子逸满嘴饼干含含糊糊地这样讲。等吞下那口饼干又擦了嘴后又呲牙朝黄其淋笑,“所以我得找个室友跟我分房钱,就找到你啦。”

“哦。”

“你看我一找还找到个这么好看的。”

“?!”

“那你嘞?”

“啊?哦,我就一普通摄影师,毕业要两三年了,比你大,你得叫哥。”

敖子逸暗诽,“也就获过十几个奖对吧?”

“啥?”

“没。”

6、

“敖子逸你干嘛?!”

“别说话阿黄,被你拍的那个人要发现你了,我就简简单单帮你打个掩护顺便拍拍你好了。”敖子逸趴在黄其淋腿上一本正经。

“……”

7、

“球儿你今天要是只拍我咱俩就拆伙。”

“行行行,真是的你这个月都说过四五次了。”

8、

给大家讲个故事。

水淋淋是龙太子的学长。

龙太子进学校来的时候特崇拜水淋淋。

你看这个人啊,长得那么好看,把别人拍的也那么好看。龙太子感叹着对室友说。

“你也不差。”室友被他烦的连泡面都吃不下,果断给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把馒头扔给他让他住嘴。

“不是,你听我说,你看他拍的人像片太让人震撼了,他只比我大一届你敢相信吗。”

“相信相信——吃你的饭吧别说话了。”

龙太子又叹了口气,翻来覆去在学校摄影社网址上找水淋淋的拍摄视频。

“卧槽你过来看他这一张……”

“去你妈的吧你夸的他都不像个人了!”

室友拍案而起,在龙太子这个小时第八十四次提及水淋淋后一个准投把饼干袋子甩对面床上盘腿坐着的龙太子脸上。

“嗷——”龙太子捂着鼻子缓了一会儿,“过来看看呗。”

等到水淋淋毕业,龙太子又进修了两年,攥紧拳头朝他的小男神前进。

已经月薪八千的室友问他你脑子有毛病吧?被摄影搞得像个不染俗尘的圣人的龙太子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

“水淋淋这么厉害,我得努力点跟上他。”

最后虽然学校还是把他给赶出去了,混到了挺大名气的龙太子还是接了挺多单。

一次跑山,去顶峰采景。拍风光拍到头脑发涨的龙太子抬起头,看见眼前有条没人走的小道,对面台阶下站着一个人,把镜头对准了他。

重新见到小偶像的龙太子把相机举起来,对准了拍着他的小男神。

挺敏感的水淋淋猛然从镜头后露出那张好看到让小龙王一天夸十八次的脸,瞪着眼睛昂头看他。

“你拍啥?”

9、

“敖子逸我觉得咱俩得拆伙了。”

“啥?!不行我拒绝!”敖子逸把手拍上黄其淋的脸。

“你要是再拍我再粘着我我就要忍不住亲你了。”黄其淋任由他在脸上揉。

“这不是件你情我愿的好事吗干嘛要拆伙。”

“嗯?!”

“得了要是你也看上我就谈个小恋爱吧。”

“闹了矛盾再拆伙?”

“成,以后就定个标准间就得了。”

两个年轻小伙子互相呲牙一笑,脖子上的相机甩啊甩,开心的像要飘起来。

10、

你得变的更优秀,更出名,更加勇敢。优秀到能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看同一片山坡。

才有可能把到你的小偶像。

敖子逸冲你眨了眨眼睛。

11、

“敖子逸——”

“阿黄阿黄怎么啦?”

“把你脑袋从我腿上起开。“

“诶,这样好拍。”





最后的最后,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63)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叶之秋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