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糕丈母娘

温牛奶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请不要上升真人宝宝哦谢谢||祝大家(已经过了的)中秋节快乐mua!||不是白安系列,而且文风智障||阿烛今天写出帅气的东西来了吗?没有(冷漠

0、

温牛奶是人类异端!

1、

敖子逸从床上跳下来的时候黄其淋已经钻进了厨房。

黄其淋应该刚刚起床没多久,枕头上窝下去的一个小坑还趴在那儿。敖子逸抱着那个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好像能嗅到黄其淋身上特别自然的香味。

厨房那儿煮牛奶的声音很小,像夏季夜晚悄悄低鸣的青蛙们唱起多重唱。敖子逸将拖鞋挑上脚,三步作两步地跑到黄其淋身边挂着,探出双眼睛来盯着锅子里白雾雾的面条汤。

“起来了?”黄其淋也没什么反应,反手过来捋了捋敖子逸像个大鸟窝似的头发,“今天起得还挺早。”

“对啊对啊。”敖子逸点头如捣蒜,“你今天是不是又要接活动去啦?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有休息的时间。”

“休息的时间跟因为生大病没办法参加活动不是一个概念OK?”黄其淋用筷子把面条拎进了碗里,哼着自己写的歌。旋律很悠长,是敖子逸喜欢的调调。

“我待会儿就要去搞活动了,刷牙洗脸之后赶紧吃面。“黄其淋推推搡搡地敖子逸推进卫生间,匆匆回到厨房往煎好的面包片上涂炼奶。

敖子逸在卫生间冲镜子前的自己做鬼脸,嘴里叼着冒着白泡泡的牙刷。牙膏是薄荷味的,好像很好吃。

穿好了外出用的衣服的黄其淋蹲在玄关处换鞋,忽然想起了什么,扯着嗓子喊:

“对了,牛奶给你温了一杯放桌上了,吃完面之后记得要喝,还有药,都给你归类好了记得要吃——”

敖子逸差点把嘴里的牙膏泡泡给吞进去。

要死要死,阿黄泡了温牛奶。

他含进一口水,在嘴里咕噜咕噜地响。

2、

敖子逸跟上面画了张笑脸的杯子大眼瞪小眼。牛奶温温的,敷上去不烫手。

敖子逸脸皱成一张被揉起来的旧报纸。

他真——的不喜欢喝温牛奶。

特别烫的牛奶和特别冷的牛奶他都喜欢的不得了。那种奶往外冒着白气的泡泡带着淡淡的奶味四处逃窜。味道又不是特别甜腻。冰凉抑或烫嘴,都是敖子逸喜欢的淡淡奶香。

可是温牛奶!

甜到令人发指,又像矿泉水一样的温度,要热不热的,简直是人类异端!

黄其淋在镜头照不到的各种小角落宠着敖子逸,什么事情都乐于让步。在了一起以后更是得寸进尺,除了嘛——

敖子逸把杯子捧在手里想塞进冰箱,冰箱上黄其淋的字迹张牙舞爪,粘在冰箱贴上。

“不能喝冰牛奶,感冒不能喝冻的!”

呸,下面那个球画的真丑,一点都不像我。敖子逸苦着脸朝那个脸吐口水。

所以他又兜进厨房,微波炉用了很久,把手上是油腻的触感。他皱着眉头把门拉开,里面放了很小一碗小布丁,下面垫了一张纸。

“不要喝太热的牛奶,营养都被杀死了。”

呸!

敖子逸把布丁从微波炉里掏出来,愤愤地一口吞进肚子里去,烫的在屋里一个劲乱跳。

敖子逸先生把手里的人类异端狠狠地墩在餐桌上,很干脆地吃起面来。黄其淋在家的时候给他做的早餐总是换着花样来,面条就能想出很多种不同的食用方法。

要不要把牛奶倒了,洗干净杯子就当啥也没发生过。

敖子逸觉得自己很聪明。

他噌地站起来,戏很多地朝空无一人的房里说我喝完啦去洗杯子啦,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像在做坏事。

站在洗碗池那里,敖子逸又有些于心不忍地停着想倒不敢倒,踌躇着看着杯子上的大笑脸。厨房开了个大窗,能兜进隔壁炒饭很好吃的阿姨家里炒饭的味道和风的清香,他嗅着这些味道,盯着杯子脸纠结的像考试上有个字写不出来。

阿黄特意给敖子逸煮的东西。这几个字拼在一起就算再难以下咽听起来都很珍贵。

敖子逸皱起眉头,尝试着伸出舌头舔了舔温牛奶的味道。

咦——还是好难喝。敖子逸不满地把杯子拿开了些。

坐在保姆车上的黄其淋还在休息,脑袋歪在肩膀上像装死的鸵鸟。有几撮碎头发达拉在眼睛前面,像盖了布帘子。

司机把广播的声音给调小,里头喧喧嚷嚷的,是上个星期的颁奖典礼里面对敖子逸的采访。

“我?我有爱人啊?特别可爱,真的,就有点婆婆妈妈。”

“嘘可别告诉他,他要知道我这么形容他他会爆炸的。”

梦里头的黄其淋咂了咂嘴。

也不知道敖子逸有没有喝掉牛奶好好睡一觉。

3、

憋着呼吸喝完牛奶的敖子逸感觉身体被掏空,恨不得吃遍整个城市的冰淇淋来安慰一下自己。

他把嘴角的奶渍自认帅气地擦在手背上,忍着反胃从餐桌上爬起来跑去洗杯子。

敖子逸你要完。他边洗杯子边哼着歌,不时打个饱嗝。感冒还没好透的声音带着些鼻音,像老留声机。他把手浸在冷水里,把沾在杯壁上的奶渍给搓掉,啦啦啦地哼着歌。

阿黄活动的直播是下午一点半的事,现在他还有三个小时去想想可以做些什么。

屋子里很空,出门用的东西都打好包堆在了小角落,只等一声令下便能立即出发。黄其淋其实不是很满意这样仓促忙碌的生活,心里住了个小朋友的敖子逸同学却笑弯了嘴。

“拯救世界去啦阿黄!”

坐在化妆间闭着眼睛让化妆师给他描眼线的黄其淋嘴角忽然就弯起来浸着蜜意。

“心情很好?”小助理调侃道,“昨天不还因为敖子逸感冒又发烧唉声叹气的?是不是因为人家还是很活泼?”

黄其淋没敢做太大动作,只嚷嚷着你等着啊看我不打死你,心绪飘进几十公里以外在家不知道有没有吃饭的敖子逸身上。

托人帮忙订好外卖的敖子逸握着手机和遥控器,准备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观看阿黄的活动直播。

他打了一个嗝。

温牛奶的味道能从嘴里漏出来啊。

被味道臭到不想说话的敖子逸再给自己端了杯水,也不知道是多少次对天发誓:

“要是再喝温牛奶,嗝,我就,嗝,不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这句话说完他自己都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那个时候电视里节目已经开始了,他看见他的阿黄站在舞台正中央唱歌,词和旋律都是写给他的,柔柔长长的旋律像热牛奶一样能暖进人心里。

端着刚到没多久的炒饭的敖子逸高兴的想大叫,想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给打开大吼这个人这首歌都是我的哈哈了不起吧,想把身上裹着的棉被给脱掉在电视前面转圈圈。

这是很盛大的颁奖典礼,占据各大头条版面。他们都知道阿黄唱了这首歌,都知道阿黄这首歌是他纯手工打造,但他们穷其一生也不知道阿黄为了其中一句不知怎么起笔在半夜拉着他去海边吹风,也不知道阿黄在开始写这首歌的时候眨着眼睛笑得狡黠,说小龙王小朋友给你写一首歌好不好呀。

黄其淋下了场,微信里面那个小少爷已经嚷开了。

“阿黄你好帅!”

“阿黄我跟你讲你这句歌词写的不对我怎么可能是啥啥稀奇古怪的孩子气”

“阿黄我不管你最后那个眼睛就是眨给我的!”

还要一阵才轮的到他上场的黄其淋乐开了花,“给你给你,都是给你的。”

4、

“牛奶喝了没有?”

“喝了喝了,难喝的要命。”

黄其淋躲在化妆间里小声地笑,“难喝也没办法啊,这对身体好。大部分对身体好的东西都难吃。”

那边扒拉炒饭的敖子逸嚼着嘴里煮的很软的牛肉片,转了转眼珠子。电视里头没有正在打电话的黄其淋,穿着黑色礼服的主持人正采访着一个刚出道不久的新人,眉眼温和,像阿黄一样。

“哪有。”

“阿黄你对身体好,而且很好吃啊。”

这边黄其淋还没来得及骂那边感冒还没好透脑子昏昏沉沉的敖子逸脸先红了。他对着听筒啊了半天,脸像个西红柿。

“阿黄阿黄我不是那个意思!!”

“噗。”

“真的你相信我!!”

“知道啦小朋友。”黄其淋觉得敖子逸青涩的可爱,也没再顺着话题往下走,“我今天会回来的比较早,不要点外卖。我们一起吃。”

“好——”

“成不说了啊赶紧吃药这边要开始了。”

敖子逸刚挂了电话,猫着腰偷偷溜回座位的黄其淋在镜头前一闪而过。他今天穿着黑西装,显得人很白,像冰牛奶一样仿佛能沁进人的心里。

他等着他的阿黄抱回一大堆奖杯,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带着他去吃大排档。

这次说什么也要点十串土豆片。

他捧着大碗,他们的组合今年收获最正能量偶像,看着一脸懵逼的黄其淋他们上台领奖,敖子逸在家里笑得前仰后翻。

黄其淋的新歌收获最佳作曲,几个月连续不断地拨弦调音除敖子逸没有人能看见。黄其淋像一匹黑马冲到最前面,脸上挂着温和的笑。

敖子逸把塑料盒扔进垃圾箱,一个劲儿地鼓掌。

天空是碧蓝的颜色,像一猛子扎进海波中,涂抹着好心情。

“回家一起吃大排档去!”

“想的美。”黄其淋回复道,“感冒好了再说。”

5、

“黄其淋先生,你的队友敖子逸说他有个爱人,语气亲昵地说很可爱而且婆婆妈妈的,请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赶着回家做饭吃的黄其淋被一窝蜂地记者给拦下,正抬头找着助理忽然就听到这个问题。

他忽然露出笑容来指着自己的脸,语气有些无可奈何。

他早就想宣誓主权了,今天大喜之日干脆双喜临门。

于是他问:

“我看上去,真的很婆婆妈妈吗?”

6、

坐在家里看新闻报道的敖子逸懵成球,嘴里的黑椒味薯片差点划破嘴角。

“我回来了。”

“阿黄你扯什么啊公开出柜?!”

“有问题吗?”黄其淋耸肩,把皮鞋给甩的远远的,“等等敖子逸你吃薯片?你感冒还没好你想上火啊?!”

敖子逸缩了缩脖子,把薯片给藏到身后。

“牛奶喝了吗药吃完了没?”

“吃了喝了!”

“这还差不多,我再给你泡一杯,薯片没收了——”

敖子逸瘫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盯着钻进厨房去的黄其淋,尝试着把嘴角的碎屑给舔掉。

咦?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黄其淋想了想,还是把敖子逸的牛奶泡好比较重要。

7、

敖子逸视死如归地抿着嘴。

“不喝,真的不喝,阿黄你再给我泡温牛奶我就从楼顶跳下去!”

“真的不喝?”

“死也不喝!”

黄其淋看着把自己抱在棉被里只伸出个脑袋来的敖子逸像一个石头精,凑上去亲了一下,“现在喝不喝?”

“……不喝。”

“真的不喝?为什么?”

“太甜了,温度也很恶心。”

晚上月亮顺着高楼爬上天空,穿着白衬衫的黄其淋盘腿坐在沙发上和敖子逸大眼瞪小眼。

“可是对身体好哦。”

“不喝,喝啥都不喝。”

“那刚好,我找助理要了两包中药,我们喝中药……”

敖子逸左手从棉被里掏出来捂住黄其淋的嘴,右手抓过那个牛奶杯。

“喝。”

不是最帅的人也没关系,拱手让给我男朋友好了。

黄其淋一个没憋住笑了起来。他刮了敖子逸鼻子一下,纤长的指头弯成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钩。

“你说你,太甜的不喜欢又怕苦,口味那么叼?”

“阿黄泡的——除了温牛奶和中药我都喜欢。”

“这句话去掉中间再说一遍?”

敖子逸憋着口气把牛奶灌下肚,笑得像颗小星星,嘴上泛着一圈白胡子似的奶渍。

“阿黄的我都喜欢。”

“……”黄其淋一时语塞,“真乖。”

“阿黄你害羞什么不是你要我说的吗?”

8、

“嗝。”

“噗。”

“嗝,笑什么!”

“喝牛奶太急了会打嗝,看起来说的没错。”黄其淋点了点头,“网上都是这么说的。”

“呸,这是温牛奶的诅咒!”

喝下温牛奶还是没能要回薯片的敖子逸苦着脸看着把头靠在他肩上玩手机的黄其淋。

“阿黄——”

“干嘛?”

“你怎么像温牛奶一样——”

“哇哦。”黄其淋头都没抬一个,“你这么讨厌我啊?”

敖子逸摇起头,头发飞起来像个小电扇,“我的意思说,不温不热又甜,而且对身体好。”

黄其淋一愣,把手机锁了屏。

“你的杯子还没洗,你开电视看剧吧,我洗杯子去。”

黄其淋穿走了敖子逸的一只拖鞋,抓起杯子走进厨房。对门的阿姨关了厨房的灯,四周很安静,有个大月亮从缝隙中发出光来。

客厅里忽然吵闹起来,一阵一阵的爆破声让安静的家又热闹起来。

白色灯光衬的黄其淋皮肤很白。他冲洗着杯子,手上沾满了白色的泡泡。

而耳朵飘上一抹红色。

评论

热度(241)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