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

Oh Rabbit Run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早安,很希望你们今天都开心,寒假快乐,别上升真人

前文:Oh Capricorn /我不会打链接:p/


BGM:你说-易千猴

0、

有星星,有梦境,半夜多美好。

1、

黄其淋皱着眉头刷微博。

他躺在床上,脚趾头冰凉,像是被一根藤蔓缠住了。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多,敖子逸的微博小号显示在线,并且一直在线。

高三的人了,还那么浪。黄其淋退出去,义愤填膺地点开微信,发过去一个问号。

“这么晚怎么还不睡?”敖子逸看见了很不满,“你要早点睡啊。“

黄其淋气急败坏。外头的天乌压压的,映下来一片温柔的星云。外面的水泥地斑驳,少男少女的影子交融混合,银杏叶飘啊飘。

“那要问你了,你怎么还不睡。”

敖子逸这回没有秒回。他细细思忖,过了很久才尴尬地回复说我这不是要复习嘛,黄其淋把在线显示截图发给敖子逸,敖子逸吞了口口水,眨了眨眼睛。

“那个,我道歉行不?”

“不行,晚了。”

敖子逸还想发张照片上去来着,心想黄其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查岗就没敢发,这会儿可好,啥也没干就被抓了个现行。

这哪是男朋友啊。

这明明是妈。

敖子逸任命地点了确认通话,把手机贴近耳廓。

黄其淋躺在宿舍床上刻意压低了声音,原本清亮的声音像百灵鸟唱久了歌一样声音沙哑。黄其淋从敖子逸上了高三的无心向学说起,越说越愤慨,最后以一句“你还在搞什么呢。”结尾。

敖子逸也很烦躁,他天天被一个大一的男朋友训听起来就很逊了,每一次出门溜去约会还被人拎进图书馆看书就更逊了,被他因为晚上刷微博又给训了一通就超级逊了。

他打断还想说话的黄其淋,语气有点不耐烦。

“干嘛干嘛吵吵啥,我考不上大学我自个儿的事不用您关心。”

黄其淋一愣。

“成,不关我事,你爱邋遢到哪儿就去哪儿。“

哦兔子快跑,冰淇淋生气了。

敖子逸赌气摁断了电话,坐在书桌上烦躁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又翻开书。

他们冷战了。

2、

黄其淋第一次跟敖子逸大吵大闹到闹冷战还是因为敖子逸不知道从哪儿得知黄其淋没有跟公司续约。他气的耳朵都红透,黄其淋又不善安慰别人,只能挠了挠脑袋。

“你怎么这么……”

敖子逸想着妥帖的词汇,最终愤而不语。

敖子逸最终跑开的时候头发有两撮飞了起来,拱在脑袋上像一只兔子。黄其淋诶诶了两声,敖子逸跑回人群,一股脑挂在他所目可及的人身上,转过头去不再肯看他一眼。

后来一整个暑假他们都没再联系。敖子逸之前有看节目,还以为只是为了效果,黄其淋也嫌麻烦就没跟他讲,他畅想着以后在北京在南京在天津不论在哪个京集训的时候悄悄的跟他牵手跑走,黄其淋才一拍脑袋。

完了,忘记讲了。

后来还是等到开学。黄其淋收到一封信,字洋洋洒洒的,看着潦草的不行,像是写作业的间隙写的,前言不搭后语。

兔子跑了,兔子很抱歉,兔子希望冰淇淋可以原谅他。

信的大意差不多这样,收到信的黄其淋气势汹汹跑去找黄宇航,手扣空气一个盖帽,差点又把努力长高的黄宇航压矮了五公分。

“是不是你告诉他我觉得他像兔子的?”

空气中弥满了花开的香味。柳树拍打时撩到眉梢带来的风顺着那条蜿蜿蜒蜒的江水向东飘走,黄其淋站在敖子逸的学校门口,看着小男孩跟着一群同学推推搡搡地出校门,然后眼睛一亮。

“哇哦。“黄其淋被敖子逸一扑差点闪着腰。

“你来了。”敖子逸冲同学们挥手,把手上的篮球姿势标准的丢还给他们,“走吧?”

黄其淋想了老半天,还没想明白他们上次到底是怎么和好的。好像也没做什么,只是等时间恰到好处。

黄其淋自认会掂量轻重,可是——

就那么三四天没有通电话没有聊视频内容听他抱怨之前的功课有多烦人而已。

“我怎么……”黄其淋把脑袋磕在书桌上。

3、

敖子逸盯着手头上的课本。

是必修一上一篇不纳入高考考点的文言文,他看着这篇不应该看的书,什么都看不进去,耳朵边上轰隆一片,嗡鸣个不停。

蝉鸣悬在空中吵吵闹闹,有一只蜜蜂紧贴窗框向里望,甚至有一只鸟飞着飞着一下子撞上落满灰的高墙。

这节自习课他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黄其淋跟他异地,想冷战其实特别容易。他听着晚上渐渐入睡的房外呼吸声,夜幕升起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像杯苦咖啡的天空,好像能看见骑着扫把的女巫飞过。

他听着逐渐燥热起来的夏日蝉鸣,闹哄哄的教室里面有人背课文有人写随笔有人翻化学有人背政治,还有个酷酷的明星小朋友,把脚搭在前桌的凳子下边的落脚处,看着那篇孔雀东南飞。

他想哎呀完蛋了。

“我怎么……”

4、

黄其淋仍旧过着他的大学生活,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打开微信,抿抿嘴又赌气关掉,把手机丢回书包,闷头睡他的觉。

他的生活像是兔子快跑,愿意慢下来可以慢到就那么静静地坐在树下等乌龟跑过来,快可以快到马不停蹄脚不沾地。

半夜时分,他还是没睡着,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雾蒙蒙的天空下站着一些人,火车站的最后一个员工开始踩着脚踏车回到家里。也许会有人做他最喜欢吃的炖粉条做宵夜。

黄其淋搞不明白了,这么平平淡淡的场景,这么平常无奇的画面,那么普通的天空,怎么还是能让他想起他。

他看了看日历,他们已经冷战了五天。

哇哦才五天,会不会还不够久。

管他的。

他拿出手机来,悄悄地跨步走下床。宿管大叔的房间灯也熄灭了,对面宿舍正在开泡面派对。他穿着灰色的拖鞋越走越远,走到楼梯间。

现在那么晚,真怕他就这么睡觉了。

他还是第一次担心这个问题。

他一个电话打过去,等到那边手忙脚乱的一句喂,然后张了张嘴,深吸一口气说:

“我……“

5、

敖子逸仍旧过着他的高三生活,美好无奈的三点一线,操蛋的应试教育。省二模成绩出来了,他那个时候正好在芒果台里头忙着录节目,成绩也是同桌发回来的。

他觉着自己笑不出来了。

他把话筒抵在下巴上发呆,觉得生活也许不像他想的那样易得易取,又不由得考虑到一个之前一直没有想到过的问题。

我不会,考不上黄其淋的学校吧。

他很慌张地忽然就焦虑起来。后续的节目也没办法录下去,一点一点,时间一点一点的往前挪,他想这真是操蛋的时期,板着脸跳了一支舞,坐在一边强颜欢笑。

“怎么了?”黄宇航可能是真觉得好玩,眼角的笑意还没卸下去,他往敖子逸这儿凑近了些,敖子逸往后轻轻一仰。

“二模成绩出来了,我大概考不上冰淇淋的学校了。”

“哇哦,丁程鑫你过来听听,要好好加油。”

“……”丁程鑫也凑过来,很小心地朝黄宇航翻了个白眼。

“我真的没想过会考不上。”

“我真的没想过,可是现在我还差五十多分。”

黄宇航深沉地拍了拍敖子逸的肩膀,又投入进节目里去。

聚光灯照着他,他感觉被台下的眼光开膛破肚。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幸福的人,想要什么要什么,在这操蛋的社会上过的很好,可事实没有谁能理解他们。

只有黄其淋能够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骂骂咧咧地训他。

他在聚光灯下浑浑噩噩地录完节目,前面后面不像一个人。经纪人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言辞生硬地训了他一顿。他觉得委屈,想给黄其淋打电话。

傍晚他坐在桌边,一页一页地翻书,看得比之前每一天都认真。他还是没办法拉下脸像以前那样写封信求原谅什么的,只是转着笔。

他觉得初二的自己美好多了,心里没那么多难过担忧的事情,只有考虑自己是不是够酷,或者说在他心里他酷不酷。

现在他扳扳手指头都没办法说明白自己到底有多苦。

我在搞什么呢。

他在思考。

他寻找的不过是一片天空下的野草,一片飘香的麦田,一场盛大的花开,与无数平凡的早上。

和一个充满他心房的男孩。

这个时候黄宇航和丁程鑫已经睡着了,他坐在另一边看着那个手机屏幕上笑起来温婉似书生的少年,不停地摁亮又摁灭。

手机响起的时候他手忙脚乱,差点点了挂断,抓起几乎掉到地板上的手机,凑到耳边。

“喂?”

“我想说我……”

6、

“想你了。“

Fin.

评论

热度(192)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hhh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3.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