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

寻常爱情[2]

艾里芬特:

@潇洒不羁大草男  /你的高铁梗搞掉了我半条命/



2、


我坐上车的时候敖子逸送我的球鞋给地上的水洼弄湿了。我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开了暖气,抬起腿烘干我的鞋,抱着背包观望窗外的水雾弥漫。

上海下了雨,听起来有点浪漫与伤感。

我叹了口气,这么糟糕的天气碰上这么糟糕的心情,像两个会爆炸的樱桃撞在了一块儿。出租车司机板着个脸,他朝我瞄了好几眼才犹犹豫豫地用上海话跟我讲,“你身上什么味道啊,跟毛豆腐发酵似的。“

我关掉暖气,心中更抑郁了。

那股味道始终走不掉。我后来挺不好意思地多给了大叔五块钱,大叔也毫不犹豫地收下了。鞋子沾了水,袜子粘着脚,我走起路来像在不干胶上漫步,一步一滑。天还在下雨,没有见停。我抬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整个脑袋都被淋的差不多湿了。

这次出门没有带伞,谁叫我那么急呢。

我一个人走在那条亘长的路上,四周阴雨连绵,我能听见校门外有人撑起了伞在踩水洼,嬉笑起来,吵吵闹闹。

外边的那个炒饭的阿姨还在炒饭。她的老公帮她架好了挡雨棚,抱着她给他炒的鸡蛋炒饭吃的很欢,吧唧嘴的声音我透过镂空了的墙都能听得见。

那个敖子逸说过很多次想去的奶茶店老板抱着暖手的姜茶打着瞌睡,腿上趴着一只猫。老板手时有时无地摸过猫的身体,两个都让人看着很想睡觉。

我提溜提溜背包,用空出来的手擦了擦脸。雨水都糊到我身上了,我啥都看不清。网上有人说下雨天适合哭因为根本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我根本哭不出来,一个劲儿地把脸上的水给擦掉,心想我怎么连帽子都没带一个,这顶头上的背包还不防水。

我又往一边看过去,那个我挺讨厌的水果小贩不在原地守摊位了,剩了俩西瓜。我幸灾乐祸地嘿嘿两声,又想抹一把脸……

诶,怎么雨停了。

我抬起头来,头顶一片小小的晴空。蓝色交杂着白色交辉相映。这是一把伞,撑着伞的人同我一般高,帮我拖着包,行李箱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他手上了。他死死憋着笑,看着我像个傻逼一样在伞底下脑袋顶着包在校园里东跑西跑。

我看着他,他狡黠地朝我眨了眨眼。

“我靠你怎么来了?”我一时无言,“不是在划船吗怎么来的上海?”

“傻子,那是我之前录的,不然怎么套路你啊。”敖子逸的人设完全崩了,崩的跟网络上的那个傻子完全不一样。

他弯曲指节,眼神温柔的要命。他抿着嘴眼角弯弯露出笑意,我的心里呀忽然就被一阵风给装满了。

他把手伸过来,很慢很慢的。我愣在原地没有动,在那1.06秒里回想了很多我们之间的事情。

他一定在重庆过的很好可惜没我给他在郊游时做饭吃怪不得变瘦了对啊变瘦了他怎么变瘦了他看起来吃的挺好的天天撕心裂肺的唱歌哦这个也许不应该想起来有点破坏气氛那我该想些什么呢……

“叩。”

敖子逸的指节出现在我额头上。他打着那把下边是蓝天的伞,用眼睛给我唱了一支情歌。他张了张嘴,声音轻柔而沙哑,嘴角还是弯弯的往上轻轻扬:

“想不想我啊?”

我鼻子一酸,往前一扑就搂住了他。这大老爷们儿的做这事看起来有点矫情,我的人设有点崩。但是管他呢,我好不容易才见到我男朋友,我就要抱着他。

“喂你你你……”

我想跟他说点话。我没有打到高铁票真的超级绝望,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走出来还下雨,真的是要搞死人。你怎么过来都不跟我说一声啊我还可以少淋一场雨,你知道吗我坐上车原本是想当小王子的你为什么又把我当成玫瑰花了。

但我抱着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如鲠在喉一般。

想说的话千千万,我怎么可能一次就说完啊。

我抱着他,先挑了句最没用但是我最想说的废话。

“我想你了。”

敖子逸一时语无伦次,但很快也搂回我像抱孩子一样拍了拍我的背。顶在我头上的包往那边跑,弄湿了他的头发。我们一般高,这个差值比较适合接吻。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掠过我的鬓角,仿佛海燕的翅膀拂过。

我听见他对我说啊。

3、

“所以我来找你了啊。”

评论

热度(144)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3. “我会很想你”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