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

男男同居手册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给阿荞@脑洞大的一棵草 ,主要就是一边乱扯一边发神经,歌是我瞎jb写的,勿上升真人

BGM:有何不可-许嵩

0、

良好的同居关系建立在互相的欣赏上。

1、

敖子逸,男,芳龄二十五。

一个大写的男饭。

敖子逸搬着行李箱气势汹汹地踹开1007号房房门,满脸酷炫地企图给今后的室友一个自己高贵又冷艳的印象。

房间里有一个人正指挥工人把他的行李一个一个的归位,他坐在两个单人沙发中背窗的那一个上,原本正呲牙咧嘴地笑,听轰隆一声僵硬地抬起头来看,脸上还挂着咸鱼一样硬的笑。

卧槽?!!

敖子逸赶忙退了两步往走廊退,关上房门定睛看着门牌号好一会儿。他擦了擦自个儿眼睛,看见没搞错,深吸一口气再打开门,坐在屋里穿着居家服的男人无疑还坐在原地,抬起眼睛来一本正经地看着门口的人。

“你是我室友?”黄其淋朝他笑,得体又温柔,“你好我叫黄其淋。”

“问题的关键不是你是谁。”敖子逸吞了口口水疯狂摇脑袋,“而是我室友为什么是你?!”

“有意见吗?”黄其淋低头看了看自己觉得没毛病,“我没钱啊?”

“没钱也不代表你一个公众人物可以跟人合租啊……”

“?”

“好像是可以哦。”

黄其淋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趾高气昂。一副我就说了嘛没毛病啊的表情。

敖子逸拖着他那个放了全部家当的行李箱哼哧哼哧地走进屋。黄其淋跳下沙发来接过他手上的行李。敖子逸背着自己的那个包,对这个坐北朝南采光良好的房子东张西望。黄其淋在他前边走,冲着每个房间指指点点。

敖子逸决定跑出那个乱七八糟的小区来这边高档区跟别人合租过活的主要原因就是眼前这个穿着灰色居家服到处带他跑的男人。

黄其淋,男,芳龄二十六。青年演员与歌手,认识的大牌比敖子逸吃过的饭还多。

最重要的一条,敖子逸的爱豆。

敖子逸原本背着包上电梯的时候还乐呵呵地想象某天下楼倒垃圾遇见黄其淋两人只不准还能打个招呼。现在好,他每天起床以后可以看见黄其淋站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者练戏了。也许他俩熟了以后还可以被黑幕一张带签新专。

想想就很刺激。

“喂,呃……你叫?”

敖子逸忙接上,“敖子逸。“

对就是那个追你行程十七八次的那个稀有男饭。

黄其淋点了点头,他拉过敖子逸的手腕带着他绕过屯在走廊每一个可见角落里的杂物,“我以前看过这间房了,我给你看看啊——”

敖子逸忙不迭的给黄其淋点头,一双眼睛盯着黄其淋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这边是公用厕所,你可以用来洗手、洗澡、上厕所、刷牙、洗脸……”

洗个屁的手,这双手就应该被砍下来裱着。

敖子逸忽然反应过来,这句话不太对。

自己的奶奶有一点老年痴呆,有时候淌着哈喇子他实在没办法,他就会这样,手把手地把她带到厕所,手把手帮她抽过一张纸巾,攥着她的手帮她擦干净。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亲切而慈祥地看着他,也就没再往下想。黄其淋把他拉着往前走,一路上指指点点。

“这边我打算做我的房间,里边有一个厕所,但不是公用的,你不可以跑过来刷牙、洗脸……明白?”

“……”

“然后对面就是你的房间,采光差不多,你那边隔音比较好,因为我可能会唱歌比较晚,希望你不要介意。然后你的房间里有一个厕所,不是公用的,你可以在里面刷牙、洗脸、做喜欢做的事,明白?”

“……”

“然后绕回去就是厨房,那里不是厕所。”

“然后厨房正对面是客厅,房子跟餐桌设置在一起了,餐桌不是厕所。”

“然后你再看,这边是一个冰箱,上一个人留下来的,这里……”

“不是厕所。”

敖子逸很绝望地看着自己爱豆用哇你真的好棒棒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给自己鼓了鼓掌。

“你真棒说对了!”

“……”

“我不是智障啊黄其淋。”敖子逸用尽他丰富多样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无奈,被黄其淋更加丰富多彩的表情回击了。

“原来你不是啊?”

“……”

家里工人已经走光了,黄其淋早就把工钱结了所以他们也倒是走的悄无声息的。黄其淋迈开腿跑到门外,虚掩着门,敖子逸忽然感到不妙,气沉丹田。只见黄其淋一把把门踹开,表情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当事人敖子逸表示,是他本人。

黄其淋把门关上以后乐呵的不行,敖子逸抓乱了头发表达自己的恼羞成怒。黄其淋穿着他休闲的灰色居家服朝敖子逸走过来,朝站在原地尴尬的想原地暴毙的敖子逸伸出手。

“好啦开个玩笑不好意思,看你那么闷还以为是我黑粉,以后相处愉快。”

敖子逸伸出手握上黄其淋的手。黄其淋笑着,给敖子逸做了个wink,表情超级可爱,敖子逸事后表示,他的手机在关键时刻总是消失,垃圾手机。

黄其淋抱起一大摞东西走回房间,敖子逸蹲在外边,愣了一会儿开始帮忙收拾满地的CD。两个双人沙发相对着,像极了神探夏洛克里边的华生和福尔摩斯。

黄其淋也的确尽量还原了他们房间的场景。敖子逸到处逛,感慨的不行。他入坑就因为黄其淋跟他一样是个狂热粉,谁能想到,爱豆跟自己住在另外两个爱豆相似的房子里。

“敖子逸你背包怎么没拉上啊你就把你的内裤晾外边走过来的吗哈哈哈哈哈——”

“……”

2、

敖子逸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黄其淋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他系着围裙,旁边在煮牛奶,锅子里传出鸡蛋煮熟以后的腥味。

敖子逸走过来的路上不小心碰翻了黄其淋的CD箱。黄其淋回过头,看见敖子逸,朝他打了个招呼。

“你在……做早饭?”

“嗯对啊,刚好会,就帮个忙咯。”

黄其淋做早饭。

天啊。

敖子逸差不多人生都圆满了。

黄其淋最撩人,或者最撩敖子逸的一点就是会做饭。做饭又好吃,又长得好看的人他根本无力抵抗。黄其淋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敖子逸整个人都化了。

化的像块黄油似的,吱吱的还能冒响。

“我们得说一说彼此的缺点吧,不然以后不好相处。”黄其淋把面包推到敖子逸面前,一本正经地开口,“我可能会很忙,晚上回来的很晚,有时候还要写歌啊什么的,可能会吵到你,所以给你挑了一间隔音比较好的房。”

“我睡得很沉,不会被吵到的。”敖子逸忙挥手,“我是拍照的,不会在家里拍,就是很经常到处跑啊晚上修片啊啥的,还别怪我。”

“没事没事。”

“那就好。”敖子逸扬起笑容,抓起面包塞进嘴里,忽然神色一变,“卧槽!好吃!里边还塞芝士了?!”

“噗。”

敖子逸自觉不太礼貌,噤声不语。黄其淋也抓起另一块面包,往嘴里塞。敖子逸看着那张他拍了百八张照片的脸,好看的他没办法再多说话。

“你别那么闷的啊,我又不会吃了你。”黄其淋抱臂想了想,“我觉得也很好吃。”

敖子逸乐了。

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这辈子才遇上黄其淋这样一个室友。

敖子逸打算这一辈子也想办法去拯救一次。

“哦对了,我喜欢吃榴莲,要命的喜欢。”

“我喜欢吃土豆。”敖子逸耸耸肩。

“榴莲更好吃一点,”黄其淋拍拍他的胳膊,义正言辞,“相信我。”

“屁土豆好吃好不啦!”

“……”

“……”

“这日子没法过了。”

“拆伙拆伙!”

喝,表面说着不要,内心却很诚实嘛。

2、

敖子逸从床上坐起来。

在这普通的一天,他看见黄其淋戴着防尘口罩和吸尘器推开他房间门,很简单地冲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低下头搞自己的卫生。

哦,还挺正常的……

个屁啊!

敖子逸吓得差点心肌梗塞。他跟黄其淋住在一块儿以后黄其淋天天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敖子逸看着就心疼。心疼他就上小号发表类似于我家爱豆怎么这么惨之类的言论,前一阵子他还收到“嘤嘤嘤是啊好可怜哦”的回复,搁现在他列表的小姐姐只是很冷漠的回复:

“小龙王哥哥日常心疼其宝第八十次,打卡滴。”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黄其淋每次他起床就不在家了,聊天也限于每天在微信上例行的明天吃啥后天吃啥晚上不吃,他怎么会闲到骑着他的吸尘器策马扬鞭飞到我房间。

“你你你……您干嘛?”

“你继续睡,没事。”黄其淋阔气地晃了晃他的吸尘器,抬上床往敖子逸床上吸了吸,敖子逸感觉穿着短裤的小腿一凉,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在引导它前往异世界……

敖子逸抽回腿恨不得自己是颗蛋。

“这还有个活人呢大哥……”

“哦,你没有裸睡吧?”

“没有。“

“那你就下来呗,我们一起把家里搞干净,下午出去浪。”黄其淋眼睛发亮地又加大了吸尘器的马力,这次敖子逸感觉自己全身一凉,仿佛被吸往某个神秘异世界。

“你没工作?“敖子逸狐疑地看了黄其淋一眼。

“劳资今天不上班!爽翻!巴适得板!……”

“我知道了。”敖子逸扶额,拦住想继续往下说的黄其淋,“你先把你的吸尘器从我床上搞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黄其淋看着超级激动,他又在敖子逸的床上操控着他的吸尘器来来回回地吸。

“……”

敖子逸自认能让室友生不如死,这次他甘拜下风。

不愧是我爱豆……

个屁啊!

敖子逸在外边给躲在垃圾桶后边躲私生的黄其淋买热狗时仍然难以忘怀穿着短裤被吸尘器围剿的恐怖。他哈了口气,搓了搓手掌。刚刚搞完卫生的他俩腰酸背痛,敖子逸又死也不想在睡眠中白瞎了这一天,拉着黄其淋就往外跑。

黄其淋戴着口罩和墨镜,他要是再背个包简直就是一个恐怖分子。敖子逸朝他挥挥手,拿着热狗跑过去。黄其淋别过脸把自己埋在深深的墙角里,恨不得镶嵌进去。

敖子逸回过头来看看,发现有几个女孩朝这边看了看,一时心急,把热狗递给黄其淋,手插在他那灰蓝色毛衣口袋里,往前一搂,把黄其淋包在他的毛衣底下。

他回过头去再看的时候女孩还看着他们这边,只不过眼中闪起了另类的光芒。

敖子逸觉得万分不好意思,干脆把蹲在地上的黄其淋一并裹进毛衣并系好了扣子,摘下黄其淋的墨镜带到自己眼睛上,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转过身。

黄其淋被裹在毛衣里感觉自己无法呼吸,手攀在敖子逸的肩膀上,五个指头抠得紧紧的。

这姿势其实有够古怪和奇妙,他俩前胸贴后背,敖子逸能够感受到他的小爱豆扫过若有若无的鼻息和靠着自己的心跳。黄其淋躲累了,干脆就把脑袋磕在敖子逸的肩膀上眯着眼睛休息,手指和手指环过敖子逸的脖颈交缠在一起。

敖子逸走着走着好容易才走过人群高峰区。他松了一口气后黄其淋一下子从他毛衣里钻了出来,大口喘着粗气。

后摆被拉扯得有够大,敖子逸哭笑不得,把墨镜再还给黄其淋,黄其淋接过以后攥在手上,抬着头看着敖子逸。敖子逸曾经在某次机场跟黄其淋有过对视,就是那一种茫然的眼神把他踹进了这个名叫黄其淋的史前巨坑。

敖子逸刚沉醉在独他一份的眼神里,黄其淋忽然笑开了。他乐呵地抓了抓敖子逸的脸,纤长的手指有些凉。他说敖子逸我怎么没想到你这么逗呢,敖子逸一脸懵逼。

蛤?

“我真的挺久没这么傻逼地在路上到处走了,挺怀念的。”黄其淋的卫衣口袋里还装着他俩已经冷了的热狗,他把它们从口袋里掏出来,摘下口罩蹲在路边哼哧哼哧地啃。

“你想不想骑单车?”

“单车?”

“对啊,单车,去海边骑单车。”敖子逸兴致勃勃,“我之前住的地方离海不远,我突然想玩了就可以跑去海边骑单车坐拖伞,拖伞就算了,要不要去玩双人单车?”

“会被人认出来不。”

“那你放心,我俩发小看单车,从小玩到大,绝对没事。”

黄其淋抓着敖子逸的手又一把站起来。

“好啊来啊造作啊!”

敖子逸把黄其淋护在怀里,两个人一路鬼鬼祟祟地跑往海岸。他前室友丁程鑫谈了恋爱就搬家把他给踹一边去了,现在家也在海岸边上,闲得蛋疼就跑去帮忙看单车,俩高一米八五的大帅哥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八十岁孤男。

黄其淋走到人少的地方就站直了。敖子逸跟他一般高,还要搂着他,看上去像背后挂了一挂件。

“敖子逸,没人了,放手。”黄其淋拍拍他的手。

“不,你不知道那些小姑娘有多可怕。”

“你知道似的……”黄其淋乐了,“你这语气怎么跟我粉丝一样。”

“都是生活阅历。”敖子逸潇洒地一甩头,手还箍黄其淋身上,跟个人肉安全带似的。丁程鑫今天没上班,黄宇航也没有,俩人蹲租单车那地抱着西瓜啃,黄其淋一眼就看见了那边俩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的人,又拍拍身后的敖子逸,“他俩不?”

“对!”

丁程鑫翘着个腿坐租单车那儿抱着西瓜啃,黄宇航蹲他旁边数钱。敖子逸看见丁程鑫就疯狂挥手,丁程鑫一抬眼皮差点被一口陈年西瓜呛着喉咙,抓着黄宇航的胳膊就开始咳嗽。

“黄宇航是我看错了?”

“没有。”黄宇航一脸震惊地给丁程鑫顺背,“咱家猪拱白菜去了。”

敖子逸一看他们的表情过程仿佛看到了一出大戏。他忙放开箍着黄其淋的手,抓着人手腕往前跑过一条马路。丁程鑫吃的那西瓜不停往下滴水,哼哧哼哧的,他又肤白,脸上沾满了西瓜水,看着像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丁程鑫,这黄其淋。”

“哦,就是你的……唔唔唔?!”丁程鑫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敖子逸一个飞扑摁住嘴,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没脱困。他伸着两条长腿在空中晃啊晃,黄其淋见黄宇航一脸无助地看着他俩,很好心地走到敖子逸身边拍拍他的背。

黄其淋:“你捂着他鼻子还憋着他嘴,他要死了。”

敖子逸:“……”

丁程鑫:“日你先人。”

3、

丁程鑫很豪气地挑唆黄宇航把一双人单车给领出来给他俩。黄宇航拉着敖子逸要他去选,敖子逸一个灵活翻身逃脱黄宇航魔掌。

黄宇航:“……”

敖子逸:“……不好意思习惯了。“

丁程鑫在一边看着他俩憋笑憋的难受,用手背拍拍呆一边黄其淋,叫黄宇航带黄其淋进去挑车,敖子逸待外边,他要跟他进行一场深刻的父子对话。

“厉害了小爱豆变小情人?”丁程鑫递给敖子逸半块瓜。

“屁,就是住一块儿去了而已,室友。”敖子逸哼哧哼哧蹲路边啃,“有点出乎意料。”

“你的语气听起来蛮不甘心?”丁程鑫拍拍他的肩,“没事,追求你的幸福吧,爸爸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日你先人。”敖子逸很绝望,“你一手的西瓜水!”

黄其淋和黄宇航帮扶着把单车扛出来的时候站外边的俩人快打起来。丁程鑫被敖子逸抹了一脸的西瓜水,敖子逸把他毛衣给脱了,里边的衬衣比较好洗,还有几块西瓜皮在上边闪闪发光。

“……”

“……”

敖子逸和黄其淋对望片刻。

“听我解释……”敖子逸很艰难地把西瓜皮拍了一地,冲黄宇航和黄其淋抬起手来挥了挥。

“您不打算骑单车了?”黄其淋一时语塞。

“骑啊当然骑!”

敖子逸看了自己一身西瓜水,黄其淋也顺着他的视线从上往下看。他们相顾无言,丁程鑫自知不妙,趁老幺还没抓着他打就跑回传达室。黄其淋看了看,等黄宇航被丁程鑫一声吆喝叫进传达室,忽然就笑开了花。

敖子逸摸摸自己后脑勺,傻愣愣的,也跟着皱了鼻子笑了起来。

“真爽。”黄其淋上前把他背上的西瓜皮给拨弄下来,“没有一个人把我当外人,也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敖子逸站着又抖了抖衣服,跟他乱扯淡,“娱乐圈里边没好朋友?”

“怎么说吧,他们都喜欢给我贴标签,生怕冷落我啊我心情不好啊之类的,你的朋友们我很喜欢。”

敖子逸呲牙咧嘴地朝他笑,“他们人都不错其实,这两人都对我不错,一块儿长大的情分了,别拘谨,我朋友就你朋友。”

黄其淋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丁程鑫从传达室扔了一套衣服出来。白背心黑裤子,保安大叔专用配置。

“……”

“我就找到这一套!记得还我!”

敖子逸很气愤,他冲丁程鑫竖了个中指。

躲树林里换好衣服,两人并排坐,敖子逸把毛衣再给穿上以后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

黄其淋看着敖子逸的黄金侧脸。他有那么一点点笑意,正在没完没了地跟自己扯皮,不时投过眼神来,一直抓着自己那只空闲的手,黑眼睛清澈,像在北冰洋未涉足的区域被洗过一次。

“黄其淋?”

“?”

“你看,太阳落了。“敖子逸指着天边的那抹嫣红,秋季渐冷的天里温柔的是太阳与海浪,留恋的是海燕与远方。敖子逸曾经热爱的焦糖现在就坐在他旁边。他和他手牵手,有一句没一句地讲话,好像能讲一辈子。

“啊,真的很漂亮。“黄其淋打了个哈欠。他们花一天的时间沿着亘长的海岸线走了一遭,正在回去的途中。其实黄其淋原本不太喜欢这个聒噪的室友,但是他现在很喜欢他与他之间不需要参杂利益的纯粹关系。

“你累了就靠着我睡一会儿呗。”敖子逸想了想又赶忙在黄其淋说话前接上,“我没小看你,我觉得你明天还有工作,现在赶紧休息一下,晚上好好睡一觉,也是对别人负责。”

黄其淋没等敖子逸说完,脑袋一歪,正好抵在敖子逸的脑袋上。从背后逆着照下一束光,两个毛糙糙的脑袋像是一颗爱心,被时光打理出一点一点的绒毛。

敖子逸很爽快地闭了嘴。

黄其淋咧开嘴朝着那个金黄色的热烈星球笑,声音高声嚎叫着出现在敖子逸耳廓,“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

敖子逸只是一愣,很快就僵着脑袋动也不动地接上,“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地!开!”

太阳渐渐地落到远方去。大明星先生靠着小市民先生就这么理直气壮地睡着了。小市民先生索性骑着自行车绕道回到他们俩的公寓,小心翼翼地把睡的很安稳的大明星先生背上楼。

他怎么就舍不得叫醒他的大明星先生了呢。

小市民先生一脸疑惑,轻声开了门。

*

黄宇航:“龟儿子怎么还没把车还给我们。”

丁程鑫:“不晓得。”

4、

脑洞大的一棵草:今天的小龙王哥哥怎么没有心疼我们家其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龙王 回复 脑洞大的一棵草:今天休息,跟室友去狮子街玩去了(:3JZ)

脑洞大的一棵草 回复 龙王:诶对了我今天看见个小帅哥抱着一恐怖分子一样的小帅哥跑路,你有没有看见啊?我们同城,就狮子街那里。

龙王 回复 脑洞大的一棵草:……没有,啥都没有看见。

5、

跟原创歌手住一个屋的最妙之处就是能围观写歌全过程。

敖子逸半夜从房间里跑出来想给自己倒杯牛奶喝,有助睡眠。一打开灯就看见黄其淋坐在他的单人沙发上,腿上摆了个小板,一脸绝望。

“卧槽!”敖子逸被吓得差点跳起来,“你干嘛这么晚不睡觉?!”

“我写不出来啊啊啊,要完蛋了啊啊啊……”

“写啥?”敖子逸端了杯冷牛奶坐到他的沙发里,刚好和黄其淋面对面,“新歌?”

“对啊。”黄其淋绝望。

“最近有活动吗?没有的话明天我可以陪你去逛逛,你可以去找找灵感什么的。”敖子逸抬起牛奶朝他挥了挥,冰凉的玻璃杯壁起了一层雾。

“你知道哪里比较能有谈恋爱的感觉吗?“

“哇哦。”敖子逸挑了挑眉毛,窝进沙发里,“情歌?”

“嗯哼。”

“那就……游乐园?”

“不行,太俗。”

“……花市?”

“不行,有花的了,意象最好不要重复。”

“……啊,有了!我带你去看灯塔!”

“这个可以。”黄其淋眼睛一亮,“就这样吧,你先睡觉,我先捋个思路。“

“诶对了,你明天有时间吗?”洗着杯子的敖子逸在厨房里喊。

黄其淋正在想事情,也就没往心里去,点了点头,又在板子前的那张纸上写写画画,“有。”

“那就成。“敖子逸朝黄其淋笑了笑,没忍住上手揉了揉黄其淋的头发。黄其淋眨了眨眼,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然后……

黄其淋第二天一早被人掀被子的时候内心是痛苦的。

他从床上蹦起来,迷迷瞪瞪地揉了揉眼睛,敖子逸正整装待发,站在他床边刷牙,朝他抛了个一点也不专业的媚眼,另一只空闲的手抓着他的被子。

罪魁祸首无疑。

“你脑子有毛病不啦掀我被子。”

敖子逸刚想开口,一坨泡沫看着就要掉下来。他飞速跑回黄其淋房间里的厕所,搞干净嘴巴才走出来,朝他眨了眨眼睛。

“这边是我的房间,里边有个厕所,你不能在里边刷牙……”

哼我就刷。

“我们去灯塔玩啊。”

这下黄其淋想起来了,还真有这么件事。

“哦对,什么时候走啊?”

“现在!”敖子逸拉着黄其淋的手就把他往外扯。黄其淋坐在床上宁死不屈。他挣扎了两下没搞过这个天天在外面瞎跑的文艺工作者,撕心裂肺地长嚎:

“你先让我换条裤子!!”

敖子逸蹲在门口等,黄其淋把门一关上就绝望地做回了床上,唉声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开始挑衣服。

敖子逸在外边玩手机刷微博。最近一次的活动他没有参加,黄其淋说让他别去了不好玩。他呆在家里看直播,中途黄其淋还发了条微信,跟他讲他第二天晚上回家要吃宵夜,让他买鸡蛋。

看返图,他刷了半天。

啧啧啧,一个个都是名品脸啊。

黄其淋一出门就看到敖子逸蹲地上,他弓下腰来看,敖子逸虎躯一震,收起手机胡乱就塞进口袋里。

“你干嘛呢?”黄其淋问,“我都不能看。”

“小孩子不要过问了。”敖子逸挥了挥手,“大人的事你是没办法了解的。”

“扯屁,你还比我小。”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敖子逸狐疑发问。

“……丁程鑫告诉我的。”

“那他还讲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你初中有一次喝醉酒想光着屁股跑到学校给老师献花。”

“……”

“还有你高中醉奶跑到海边找妈妈。”

丁程鑫:“我怎么感觉背后一凉。”

“回头再找他算账。”敖子逸咬牙切齿,“我们走吧去灯塔。”

“灯塔在哪儿?”

“在——”

灯塔坐落在一片人迹罕至的海岸。

游船已经不往这边驶来了。敖子逸之前无聊会来到这个废弃的灯塔上看看星星,最高层里边还有一个儿童望远镜,是很久以前他放在那儿的。他绕过一层小铁门,牵着黄其淋的手,掰开一层硬木板,硬生生挤进里边去。

敖子逸很早以前就发现这个地方。那个时候海平面上没有垃圾,夏季限定的饮品还只卖两块五,他手里拿着望远镜到处跑,最后找到了一个无人天地。

顺着楼梯往上爬,敖子逸带着黄其淋绕过歪七扭八的板凳与草垛,走到最上层。最上层原本是守灯人的房间,现在已经没有人了。窗口的那把雕花椅上布了满满一层灰。

敖子逸的儿童望远镜就摆在椅子上,上边也起了灰。他捧起望远镜来吹了吹,眯起一只眼睛望向远方。黄其淋站在他旁边,肩贴着肩。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高处不胜寒,却还是很美好。敖子逸把脑袋慢慢地凑到他那边,忽然靠上他。

“我看见对岸有一个小姑娘在遛狗。”

“天空好看,海边有船走过来,要是灯塔还在工作那多浪漫啊。”

“还有……诶诶诶我能够很小很小的看见一颗星星,在云的最里边。”

生性浪漫的黄其淋眼前一亮,“有星星?!我看看!”

“好啊。”敖子逸把手绕过黄其淋的肩膀,接过左手上的望远镜。黄其淋接过望远镜往远处看,天空中有一点点星辰,在白天称不上万丈,但也算是璀璨。敖子逸把头磕在黄其淋肩上,扒拉着他的衣领看向远方。

“真的……”黄其淋转过头来,正好对上敖子逸看似百无聊赖又像温柔万种的眼神。黄其淋回过头的时候正好和别过脑袋来听黄其淋说话的敖子逸对上眼。这距离真是近的可以,他感觉自己快要爆炸。

“好看。”

也不知道是星空好看还是人好看。

黄其淋想,完蛋了。

灯塔有毒。

6、

敖子逸搞不太明白自己心情到底是在怎么变化。

他原本以为丁程鑫跟他是笔直笔直两根柱子,后来其中一根弯成了盘山公路。他于是就觉得自己是一根更佳笔直的柱子,结果……

他倒在床上,有点不知所措。

他发自内心的欣赏黄其淋。可这是很正常的欣赏才对,那种对待一个装饰品的欣赏,美好而纯洁的欣赏。

日他先人,我这是咋啦。

他翻身起来,一个字一个字地发送一条短信。

“阿鑫,我感觉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祝你和黄其淋幸福。”

“我没说是他啊!”

“看得出来好不好(你父亲锐利的眼神早已看穿了你)”

他觉得更加烦躁了。

他已经很久没跟过行程,列表里的小姐姐们已经有很多都以为他退圈删列了。他揉了揉脑袋,最近生活太美好,他都没有时间去上微博。

龙井。

个人简介:一朵娇俏的其宝男饭。

他多刷了几下首页,黄其淋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分别,他跟以前一样也会嚎叫着转发,并且跟着嚎几句嫁给我吧。

一切都挺平常的。

面红心跳仅限本人在场。

黄其淋最近在外地忙,本城有一场演唱会。有人录了全程,黄其淋在演唱会上首次推出一张新曲。他说我最近跟人合租,这首歌献给我的室友。

他抬起头的时候敖子逸想着,看你能唱些什么吧。他唱歌的时候跟在台下不太一样。像一个长情的歌者与一个温柔的室友碰撞在一起轮流出场。他们听过暴风雨来临,看过璀璨星空,他知道的,他会从里边选取意境。

他爱榴莲,而他爱柚子。他爱唱歌,而他喜欢跳舞。他爱人潮中的每一次相遇,而他爱世间万物的交融缠绵。

他一个抬眸。

所以他们如果能够在一起,刚好能爱遍世界万物。

【曾路过天边飞过的星璨
看过夕阳落下温柔的绚烂
风雨兼程却找不到彼岸
黯然的天边 是 不安】

“我总是很小心。小心会不会在哪里惹恼了别人,小心会不会被别人讨厌。其实说白了就是庸人自扰,但是我一俗人没能免俗。我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挺傻,我爱的是我爱的,我追求的是我追求的,没必要为了别人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龙井:我们宝啊呜呜呜太心疼(旋风哭泣)

这是他们见面前一个星期。

【泊船与灯塔彼此都孤单
问过怨过仍在等待
一个负责远瞻 一个在靠岸
照亮彼此生命的星光灿烂】

黄其淋顺手带着工人们拆剩下的塑料包装纸去下边丢垃圾。他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看上去是重度感冒患者。

他看见有一个人茫茫然从那头跑进他的视野。

敖子逸觉得今儿个他可真衰,在小区里都能迷路。他背着吃饭的家伙儿绕来绕去,有人站在垃圾桶前丢垃圾,他飞快跑过去,像只兔子。他很快拦住了转身想走的黄其淋,一本正经地喘着粗气抬头问:“不好意思打扰了,问一下831栋怎么走?”

黄其淋面部痉挛,他指了指他跟前的那栋楼,可以压低了声音,生怕是哪个闻讯赶来的粉丝,“就在你眼皮子底下。”

“……”敖子逸无语凝噎,“哦。”

然后跑回大马路,打算先吃个早餐压压惊。

黄其淋丢完垃圾抖漏抖漏衣服就上了楼,敖子逸吃着早饭,心满意足地感慨世上还是好人多。

驳船与灯塔相遇了。

【也许吧 想多啦 若爱上星光要付出代价
也许吧 是我傻 明明漂泊又求漂泊的家
现实啊 太复杂 尘满天也要抬头看看梦啊
等梦境 做成现实版本
你们我们废弃的灯塔
成了船的家】

敖子逸坐在床上,忽然就想明白了。

哪有那么多欣赏啊爱啊喜欢啊倾慕啊。

不就是想要有一个家。

黄其淋坐在回家的保姆车上打盹,微信里收到一条消息。

龙王:快点回家,开灯等你。

7、

龙井

个人简介:一朵娇俏的室友男饭。

8、

黄其淋走进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

敖子逸站在家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

黄其淋推开门,敖子逸还没来得及整理好表情。唱完歌才回家的黄其淋看着有点耀眼与好看不像是敖子逸心里的那个形象。眼角上挑,轮廓撩人,黄其淋揉乱了他的头发。

“我……”
“我……”

“你先说吧。”黄其淋站在门外搡搡肩。

“我想做你的灯塔。”

黄其淋一愣,不甘示弱。

“那你只能给我指引方向。”

霸道又幼稚。

9、

我不想做你的室友,不想做你稀有的男饭。

我不想跟你争吵土豆和榴莲两种品种不同的东西到底哪个好吃虽然这真的非常重要。

我不想只是在台下拿相机对准你。

我想做你的灯塔呀。

让你有梦可歇息,停泊有方向。

让你拿起望远镜就能看到的彼方是我。

10、

男男同居手册第十条:

同居是因为爱情。

*

小彩蛋:

黄:敖子逸我找到你微博了。

敖:啥?

黄:你很厉害啊饭圈聚聚。

敖:哦都是小意思……等等?!

黄:你……原来这么早就暗恋我啊。

敖:……

黄:唉没事我懂得,年少轻狂谁没有个帅气的偶像呢是吧,要说爱赶紧说,来来来偶像接着。

敖:……

黄:你看你还在酝酿我翻翻你的微博啊……

敖:我爱你。

黄:?!

敖:你害羞什么???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评论

热度(435)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3. lazy洛尔斯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sw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