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

Line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读过教科书吗,就是那种感觉,勿上升真人

BGM:成都-赵雷

0、

这么长这么长的距离,1500千米。

1、

黄其淋坐在保姆车上。

黑色的大车里挤了很多人,他觉得有些闹腾,也不是很想跟别人讲话。他把耳机插在耳朵里听英语,被动语态主动句,Will I will you I will you won't,他觉得脑袋里很胀,像一团浆糊在乱七八糟地硬要往里灌,更胀的是往外望的眼睛。

上海太吵了,霓虹灯从那座塔上辐射到每个角落,吵吵嚷嚷的人群环绕在每一个可及的角落里。他翻开手机,跟敖子逸的聊天记录还在很久以前还没开学的日子里。

敖子逸跟他说新年快乐,他说对对对新年快乐。敖子逸向他讨礼物,他说不给,敖子逸说好哇你给我下来,我在你楼下。

黄其淋眯了眼睛,露出笑来。他把外套拉链拉到顶,把下半张脸掩进外套里。黄锐通过后视镜看见场面混乱只有黄其淋一个人安安静静,心想还是黄其淋乖,八百年前一家的就是亲。

“黄其淋帮忙管管。”

“管啥啊闹点多好。”黄其淋抬起眸子,“我喜欢闹腾的。”

那个时候黄其淋和敖子逸鼻子被冻得通红,站在乌漆墨黑的水泥地里,乌压压一片黑色。黄其淋凑近才能看见敖子逸的脸。敖子逸从手里攥出一根烟花棒,用打火机点燃,在他面前晃。

他们和烟花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不过恰到好处地落在光洒在他们脸上的距离边。他看见敖子逸的脸,看着有点胖了,估计吃得多。

他想到这儿摸了摸自己的脸。

嘿,也胖了。

敖子逸与他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他在忙他的,而他在忙他的,两个人像两道交汇过的直线,正在慢慢地往外拐。他看着他的脸,温柔又姣好,他也看着他,眼睛乌黑的眸子中闪着烟花的光点。

“哇噻,这么久不见——”敖子逸刻意地把这么拖了很长的音,跟以前一样,过分渲染出他们分别的时间真的有很久很久,“你还是好白哦。”

“你变了敖子逸你胖了。”

“操,滚。”

敖子逸说是这么说,笑起来像娘都不认了一样的。外头放起烟花,爆破的声音响彻了正片夜空。烟花就像花一样,美好地盛开在已经寂寥了很久却没有星辰光顾的夜空。他们并肩看,那朵烟花不知道绚烂了谁的生命。

敖子逸说:“我想到了一句话诶黄其淋。”

黄其淋等了半晌没等到下一句话,搡了搡那人的肩,“啥,说啊?”

敖子逸攒起眉头,“我想了半天没想到,诶你想想啊,我们一起去书店乱翻的时候翻到的,王啥波写的……叫啥来着?”

这下黄其淋想到了。

他把那句话一说出来,敖子逸就笑眯眯地扑到他身上。他一下没接住,俩人差点一起磕到水泥地板上。敖子逸对他说对啦,我早就猜到啦。

黄其淋想到这事儿更想笑,黄宇航他们战火蔓延,一巴掌糊到想事情的他脸上。

“干嘛呢打架啊?!”

“来啊来啊!”严浩翔在那边朝他吐了个舌头。手机那边他在跟别人视频,几个脑袋挤在那边推推搡搡。

利益不是他们的事,小孩儿不用想那么多。

黄其淋凑过去,点了点人忽然问,“诶敖子逸呢?”

“敖子逸今天没来,他们班明天有考试。”丁程鑫乐呵,“我就说他们班的魔鬼班主任不可能饶过他们。”

“这样啊。”

黄其淋又刷了刷微博,叹了口气。

2、

敖子逸刷了刷微博,叹了口气。

他觉得人生有够艰难,开学没一个星期就要考试。魔鬼班主任干脆掐死他算了。

他真没办法好好复习。今天整个朋友圈都安安静静,黄其淋也好久没跟他联系。他觉得家里闷得要命,恨不得出门把烦心事甩在脑后安安静静地走一会儿路。

姜沏:在吗

龙井:爸爸你是我亲爸爸我都快无聊死了你知道吗呜呜呜

姜沏:诶儿子乖,爸爸抱抱

敖子逸想象得到对面黄其淋憋着笑一个一个字打的模样。他忽然心情好了很多,立刻满血复活,能够在题海里打个滚儿都不带歇息的。

他忽然有很多话想跟黄其淋说。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地打:黄其淋你知道吗魔鬼班主任真的不是吹的,我们才初二诶又不是高三,他天天说你们快上大学了搞得我真的以为我要上学了。

黄其淋说好了好了朕知道了,初三更难过。

屁,你都快解放了,我们才难过。

屁,你试试这种对自由触手可及却抓不到的滋味。

敖子逸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点不够。

他不是说这种交谈方式有什么问题。但他觉得没有那种面对面时心情悸动的滋味,这种味道甜蜜又酸涩,像初秋的一颗果实,在路灯下照着看还青涩着。

他把这颗果子捧给黄其淋,黄其淋的表情没有看见,黄其淋的声音没有听到,一句想了好久的话在对方那边不是温吞地犹豫而是一个简短的对方正在输入。

我想让你看看我到底在想什么呀。

敖子逸一摊手,很快又沉默了。

黄其淋发了个问号过来,忽然又明白了。他飞快地打字,发加油好好考试加油,我先睡了。

啊啊啊你明白个屁!

他咆哮,他怒吼,他在房间里急得跳脚。

他都看不见。

外边天已经黑了许久。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他觉得内心苦闷,他想听听黄其淋的声音,只是一句你有毛病吧都可以。

他只是一个初二的小男孩诶,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味道。

他焦躁地挠乱了头发,强迫自己垂下脑袋认真地盯着书桌。

3、

黄其淋焦躁地挠乱了头发,强迫自己垂下脑袋认真地盯着书桌。

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有事情没干,会不会有一点晚。

他再一次抓起手机,一点一点地打开微信。敖子逸还嬉皮笑脸地站在他的置顶上,乐呵的不行。

他问,喂,你在做什么呢?

敖子逸保持对方正在输入中保持了一段时间,删删改改,最终给他留下了一句再简短不过的话。

龙井:我想跟你说好多话,我想你。

黄其淋看着手机,点着语音。

这句话是王小波说的,他们俩都喜欢。只是之前谁也没想到王小波给李银河的信最终全在他们身上成了事实,变成了漫长的1500千米。

说这句话的时候黄其淋有种剽窃的奇怪感觉。他往窗外望了望,外边只有春风飘过,稍寒的天气吹动了楼层的叶子。

他吞了一口唾沫。

4、

他吞了一口唾沫。

他用手打字,一个一个字地打。

5、

但是不要着急呀,你回来时,我准比之前还要爱你呢。

6、

但是不要着急呀,我回来时,我准比之前还要爱你呢。

评论

热度(210)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谷子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3. “我会很想你”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